江苏省仪征中学
 
【阅读分享】 音乐美育与创新人才的培养

来源:艺术教研室 时间:2021-09-23
 
                                                音乐美育与创新人才的培养

2011年4月24日胡锦涛同志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讲话中指出,“创新人才的培养离不开美育”。艺术教育作为美育实施的重要途径,在以“创新人才”为目标的人才系统工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2013年11月12日第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年11月15日正式公布实施。">1 (以下简称《决定》),其第十二项“推进社会事业改革创新”第42条“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首次从国家层面将包括音乐在内的艺术教育定性并统归为“美育”。明确“改进美育教学”是教育领域改革的整体任务,核心目标是“提高学生的审美与人文素养”。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政治性文件中第一次对学校美育做出的明确部署。2015年9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5]71号),这是全面贯彻落实《决定》从国家层面加强和改进美育工作重要的政府文件和行动纲领,从中对学校美育工作进行了全方位部署。

一、音乐美育实现的两个层次

美育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培养人和人的发展。18世纪德国美学家、诗人、剧作家席勒(Schiller,1759—1805)最早提出“美育”这一概念,并对其做了系统的理论阐述。指出:美育是人通过审美自由“从感觉的被动状态到思想和意志的主动状态的转移”,[[1] 席勒.审美教育书简[M].冯至,范大灿,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1]180认定“人的道德状态只能从审美状态中发展而来。”[[1] 席勒.审美教育书简[M].冯至,范大灿,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1]184他的理论前提是:每个人的内在具有两种对立却又统一的天性,一种是“感性形式”,一种是“理性形式”,而这两种天性在作用于外界时成为一对对立的推动力,一种表现为野蛮的“感性冲动”,一种表现为文明的“理性冲动”。在人性的发展中,单纯偏执任何一方都不会是完整的。只有当两种冲动结合并达到统一,才能使人达到感性与理性、个人性与社会性的统一而进入生存的自由境界。[[2] 王元骧.美育并非只是“美”的教育[J].学术月刊,2006(3):124.">2] 而完成这一转化的唯一途径就是审美。也就是说,只有通过美育,才能造就健全的人格,并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席勒是在当时法国大革命的社会背景下,避开政治问题的本质而试图通过审美自由来取得政治自由,明显带有空想“乌托邦”和理想主义的色彩,但抛开个人的政治夙愿就其“美育”本身,无疑对于一个人成为“人”具有重要的启发和开拓意义。

早在2400年前,中国开创了儒家“以乐教和”(《礼记·乐记》)的乐教传统。在孔子、席勒眼里都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道德沦丧、人性分裂的时代。孔子所在的春秋末期,群雄纷争,诸侯争霸,民不聊生,他认为这是“礼崩乐坏”所导致的结果,唯有“礼乐征伐自天子出”,这才是合乎义。于是提出:个人的道德修养则“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国家的和谐稳固必“合乎礼、正乎乐”。这样才能扶正人心和稳固秩序。乐教在数千年的中国发展中,在完善国民的道德心理结构、维护社会秩序、和谐人伦关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使之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华夏文明。中国的“乐教”传统与席勒的“美育”思想其根本目的是一致的,那就是通过审美教育达到个人与社会的完善,这是东方与西方跨越两千余年思想观念的历史契合。

音乐之美育是基于人的审美活动的。在美的感性体验和思维伸展中,以潜移默化、循序渐进、润物无声的方式实现和达到育人、育才的目的。音乐美育实现的两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育人。美是艺术的本质。黑格尔曾说:“艺术即美的理想。”[[3] 沃恩斯坦.什么是艺术[M].李奉栖,张云,吴瑜,译.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1:119.">3] 人在感受和体验美的过程中,实现美的理想进而塑造美的自身和发展完满的人性。音乐的教化功能在古今中外的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那里早已得到共识。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Πλα"των,约公元前427年至前347年)认为,音乐的美与心灵的善密切关联,指出:“节奏与乐调以最强烈的力量浸入心灵深处,如果教育方式合适,就会拿美来浸润心田”(《理想国》)。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Сухомлинский,1918—1970)曾指出:“音乐教育并不是音乐家的教育,而首先是人的教育。”[[4] 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上[M].杜殿坤,编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1:92.">4] 这里“人的教育”是寄予音乐以“使人成为人”的期盼。孔子所谓“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其目的就是“以乐体道”,最终达成个体人格的完满。教育家陶行知(1891—1946)指出:“人的审美观念、审美趣味、审美理想,总是与人的道德意识、道德行为特别是道德情感互相依存,密不可分。”[[5] 褚灏.陶行知音乐教育思想及实践研究[J].音乐研究,2001(4):23.">5] 音乐的教化功能是通过美(优美)感和崇高感审美教育的内容由美(优美)感和崇高感两方面构成。前者给人以亲和感、爱悦感和“融合性的美”;后者给人以震撼感、敬畏感和“振奋性的美”。只有将两者同时兼顾才是完整的美育。参见王元骧《美育并非只是‘美’的教育》,载《学术月刊》,2006年,第3期。">(2)2 的唤起与渗透,作用于人的“情感、无意识”,塑化美的心理结构,成就美的精神生活,最终达成矫正人格、陶冶性情、净化心灵之目的,使其成为一个社会合格的人。

第二个层次是育才。美育是一项“关系到人的各个方面的系统工程”。[[6] 蒋冰海.美育学导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序.">6] 人在音乐审美体验和感性积累中,它不单是指向人的人格心灵,它还使人的思维心智得到协调、整体性的改变。著名美学家叶朗先生明确提出并强调,“美育可以激发和强化人的创造冲动,培养和发展人的审美直觉和想象力,所以美育对于培育创新人才有着自己独特的、智育所不可替代的功能”[[7] 叶朗.美在意象——美学基本原理提要[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3):18.">7] ,这是打破传统对美育功能定位的一次重要拔升。音乐是诉诸人的听觉的艺术形式,从媒质上它是纯粹感性的思维活动:通过直觉的音声感应在大脑中组合重构,并引发、进入到与情感生命相关的高峰体验与幻象世界。在这一过程中,思维的活跃与伸展是获得音乐体验、会悟的重要能动机制。也正是在这一能动过程中,音乐对于人的感性思维(包括:直觉思维、形象思维、创造性思维)及其感性素质培养与提升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这两个层次是建立在对音乐本质属性认识的基础之上的,结合时代的诉求和期盼,赋予时代的内涵和使命。

二、创新人才应有的内涵品质

国以才兴,业以才旺。创新人才作为强国战略,自国家“十五”规划(2001—2005)首次提出,其后《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发布,“创新型人才”一跃成为全社会甚至各领域广泛关切的高频词。继而,《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实施方案》(国科发政[2011]538号)的发布是国家层面对创新人才培养做出的重要战略部署。

创新人才是提升民族核心竞争力、走向强国之路的关键。创新人才是指具有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能够通过自己的创造性劳动在某一领域、行业为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做出了创新贡献的人。创新人才的品质结构,除了具有以创新为表现特征的思维、能力要素外,还必须具有健康的体魄、独立的个性、健全的人格和全面的知识素养。

西方发达国家自20世纪初始,从列强争霸、势力扩张中强烈意识到科技对于国家实力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于是,在教育领域产生了以“创造性思维、创造性人格”[[8] 刘宝存.什么是创新人才?如何培养创新人才?[N].中国教育报,2006-10-09(07).">8] 为目标的人才强国理念和战略措施。20世纪初,德国存在主义教育思想的代表人物、心理学家和教育家雅斯贝尔斯(Jaspers,1883—1969)以追求创新为前提,提出“全人”(the wholeman)教育的理念。“全人”即通过精神陶冶和全面教育成为一个“整全”、“有教养的人”,并使之成为“第二天性”。认为:那种通过“专门技术的训练将人制造成最有用的工具”的教育模式,是“对人的异化,而不是造成一个真正的人”。[[9] 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M].邹进,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50.">9] 20世纪中叶,美国永恒主义教育哲学代表人物、教育家和改革家赫钦斯(Hutchins,1899—1977)以使人成为人、自由人的培养为目的,提出“完人”(Perfect man)的教育思想。认为教育不应该是“片面发展的工具”。指出:教学的目的是通过培养“睿智”(Wisdom)与“至善”(Goodness)[[10] 刘宝存.大学理念的传统与变革[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57.">10] 来发扬人性(Manhood)使之成为完人。[[11] 赫钦斯.民主社会中教育的冲突[M]//世界教育名著通览.任钟印,译.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1994:1534.">11] 这两位教育思想家从各自不同的哲学基础和实施路径,提出了“全人”和“完人”的教育理念,其共同目的是培养全面的、完整的并具有创新潜质的人。

当今以科技创新为目标的全球化时代,人才的培养既要发扬其个性、塑造其人格,又要培养其全面的智慧思维和创新素质,这样才是时代所需具有创新品格的“完整的人”。在人才培养的大系统中,无论是科技人才还是艺术人才,无论是创造型人才还是普通社会人,都应具有“完整”的人才意识观,否则,我们的教育就不能称其为完整的教育。在教育领域,这种只顾一方或顾此失彼的做法,在20世纪60年代美籍德裔哲学家、美学家马尔库塞(Marcuse,1898—1979)的“单面人”理论中称之为“单面思维”的“单面人”。马尔库塞在其著作《单面人》中指出,发达工业社会已蜕变成一种“单面的社会”,活动在其中的只是具有“单面思维”的“单面人”。单面人只有物欲而没有灵魂,只知道物质享受而丧失精神追求,只有屈从现实而不能批判现实。即纯然地接受现实,盲目地肯定现实,将自身完全融入现实中。">(3)3 因为,这种人、这种人才在社会中是缺失灵动与创造的,其生活也将是平庸无味的,只能算作“半个人”。

一个合格的创新人才,首先是一个合格的人、完整的人,这种品质是创造得以实现的基础和前提,属于第一性;而创造活动中所表现出的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是一个合格的人、完整的人综合素养的具体反映和集中体现,是第二性的。而在一个人成为人(合格的、完整的人)并使其拥有创造性思维品质的过程中,我们将音乐作为手段或途径,当摄入方式得当、有效,进入到一个自由幻象的世界,将获得丰实的情感体验和充盈的思维伸展,那么在这种不断的感性累加中,音乐对于人的这种转变将发挥特殊的提升与促进的功能。

三、音乐思维与创新思维的关系

音乐是诉诸人听觉的艺术,而其音声媒质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是所有艺术门类中最具纯粹感性的艺术形式。以之美国当代著名音乐教育家、钢琴家和作曲家艾伦·科普兰(Aaron Copland,1900—1990)这样指出,“如果你要更好的理解音乐,再也没有比倾听音乐更为重要的了。什么也代替不了倾听音乐。”[[12] 科普兰.怎样欣赏音乐[M].丁少良,译.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84:序.">12]

(一)音乐感知中的两面思维

意大利哲学家、历史学家克罗齐(B.Croce,1866—1952)指出,“知识有两种形式,不是直觉的,就是逻辑的;不是想象得来的,就是从理智得来的;不是关于个体的,就是关于共相的;不是关于诸个别事物的,就是关于它们之间关系的;总之,知识产生的不是意象,就是概念。”[[13] 克罗齐.美学原理美学纲要[M].朱光潜,译.北京:外国文学出版社,1983:16.">13] 音乐作为感性艺术或者说通过人的感性活动来获得的信息知识,在其音声形式、结构逻辑的感知中,是心运构建活动;在其内容情感、情境意象的感知中,是联感想象活动。

1.心运构建

音乐是有组织的音声排比运动形式。音乐中的音声感知,包括音高、音值、速度、力度、节奏以及曲调、和声、曲式、织体等所构成的音声形式,是“先于文化而被人类感受和把握”[[14] 肖鹰.中国音乐美学的背反原则:乐与非乐[J].中国音乐学,2001(1):120.">14] 的最基本的生命感和宇宙感。音声感是一个人作为人本来所具有的自然能力,而且与人的生命感和宇宙感相联系。德国伟大的自然科学家、数学家,被世人誉为举世罕见的“科学天才”“万能大师”和“17世纪亚里士多德”的莱布尼茨(Leibniz,1646—1716)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1646—1716),德国最重要的科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研究成果涉及40多个领域,他和牛顿先后独立创建微积分。其名言“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4)4 指出:“音乐,就它的基础来说,是数学的;就它的表现来说,是直觉的”。所以“音乐是心灵的算术练习,心灵在听音乐时计算着自己而不自知”。[[15] 汪流.艺术特征论[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84:210.">15] 他进一步指出音乐的本质是“数字的和谐”与“无意识的运算”。[[16] 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教研室.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G].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494.">16] 这种数(音声逻辑)的运算是在自觉无意识中进行的“心运”活动(钱锺书《管锥编》)钱锺书《管锥编》原文:“西方论师(Hanslick)谓音乐不传心情而示心运,仿现心之舒疾、猛扬、升降诸动态。”载钱锺书《钱锺书论学文选》(第四卷),广州:花城出版社,1990年,第72页。">(5)5 。通过美的心运活动在大脑中构建为充满虚幻和力动的音声运动模型,这是一个音声综合与赋形的过程,将杂乱无章的音声形式、结构逻辑,使之组织化、形象化,在内觉中感受到的是一种超功利的数学美、逻辑美。心运链接的是心智,人正是在心智开启或重建的瞬间获取信息、应用分析和抽象推理。这就是通过音乐以美引真建构过程。

2.联感想象

音乐是最贴近人心灵的艺术。音乐音声媒质的特殊性,决定了音乐心灵会读中内容情感、情境意象的混沌性、模糊性和随意性特征。也正因此使得音乐这门艺术给人提供了一个极度敞开、充满想象的感性世界。黑格尔曾说:“最杰出的艺术本领是想象。”[[17] 黑格尔.美学:第1卷[M].朱光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357.">17] 意大利新黑格尔主义的主要代表克罗齐(B.Croce,1866—1952)将艺术的世界概括为一种“诗的幻想或创造性的幻想”。[[18] 克罗齐.美学或艺术和语言哲学[M].黄文捷,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9:7.">18] 音乐的想象是依借“音声-心灵”的同构联感而生发、展开的思维活动。以“联感-想象”为特质的思维活动是音乐的特殊本领,它不仅给人以愉悦、享受和幸福,它使人进入到悠游自在、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幻象世界,感受自在、自我、自由的精神超越与心灵体验。想象力是人类一切创造性行为的活水源泉和不竭动力。爱因斯坦在其“论科学”一文中曾结合自身的科学实践深有感触地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上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严格地说,想象力是科学研究的实在因素”[[19] 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第1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284.">19] 音乐正是这种联感想象中的自由性和穿越性,为人的形象、发散、灵感等思维提供了有效的心理基础与无限的伸展空间,也因此使得人类的科学创造不会陷入纯粹理性的僵死胡同。

(二)科学创造中的联动思维

国学大师熊十力先生(1885—1968)是我国现代哲学史上最具原创力、影响力的哲学家。他在其《新唯识论》(1944年)中提出人的智慧分为“量智”和“性智”。提出科学与哲学的区别在于:科学是通过量智来穷探分门别类的知识;哲学是通过性智来证悟整全浑一的本体。20世纪80年代初,钱学森先生借鉴熊氏智慧二分理论,提出人类的科学创造是量智与性智、科学思维与艺术思维结合,虽有偏侧,但缺一不可。认为:科学即量智,依赖于科学知识和理性逻辑思维;艺术即性智,依赖于艺术知识和感性形象思维。在创造活动中二者“一客观,一主观,一冷一热,交流合冶,探微发秘,灵境神游。于是宇宙间万事万物之理,可化隔为不隔,化不通为通,从而奇光异彩,随之出现。”[[20] 钱学敏.钱学森的艺术情趣[N].人民日报(海外版),1995-11-27(02).">20] 以此构成钱氏“大成智慧学”。

人的认识与创造活动是从局部到整体的探索过程,“量智”发挥重要的作用,但其创造的开端以及从量变引向质的深入,往往依赖于人的感性直觉,通过直觉在混沌的整体中感知和预见未知,期间“性智”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一个人的认识与创造活动是量智与性智、科学思维与艺术思维聚合联动的结果,二者发挥着同等重要的作用。正如爱因斯坦说,“真正的科学和真正的音乐要求同样的思维过程———他们都是伟大的诗人”。[[21] 郁文武,谢嘉辛.音乐教育与教学法[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1:8.">21] 21世纪是脑科学的时代。进入21世纪,国际科学界对大脑运行机制和活动潜能的认识与开发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脑科学早已实验证明,人的大脑两半球各有分工(感性与理性、艺术与科学)。一个人在创造活动中如果能使两半球的功能互相沟通、协同、补充,就能使自己在科学领域作出辉煌的创造性成果。这是毕达哥拉斯、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李四光、华罗庚、钱学森等伟大科学家给我们留下的启示。

“创新”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字眼,创造思维是一个人创造活动中最为重要的能动机制和决定因素。人类的音乐行为活动包括“创作、表演、欣赏”,在这三个行为活动中,虽然主体的参与方式和内在运行机制不同,但从中汇聚心运、抽象、推理与直觉、想象、联想等思维活动,对于一个人科学创造所需的心智运算、思维伸展和认知超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四、学校音乐教育的反思

学校音乐教育是实施美育的重要途径和渠道。美育的途径除艺术教育,还包括现实生活中所获得的一切具有审美价值的美感体验活动。">(6)6 在美育实施的过程中,教师的角色不只是课堂教学的组织者,还应该是音乐审美感知与情感体验、心运构建与联感想象的引导者。教师的职责是帮助和引导学生建构属于自我独立的感知体系,使教学成为审美体验、美德互动、思维超越的活动过程。这才是音乐教育的意义所在。由于受普通学科教育模式的影响,加之教师自身对音乐本质缺乏足够的认识,以至音乐教育偏离音乐听觉感性这一本体属性,忽略了音乐美育对于社会合格人和创造性人才的培养。主要误区表现如下:

一是忽略了音乐的听觉本质。只有通过听觉感性,在“自己的感性世界”所感受、体验到的才是音乐的本真内涵。比如: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我们尽管知道这一流传千古、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爱情故事,也尽管作曲家在作品的段落结构中做了标题性的提示(标题结构:草桥结拜-同窗三载-十八相送-长亭惜别-英台抗婚-哭灵控诉-坟前化蝶),但这些文字叙述远远代替不了通过感性亲历和真切体验获得的感受和领悟。还有一种现象,就是教师常以所谓主导、权威者的身份,对音乐的意义情感作某种“圈定”,或者认为音乐的内涵情感就是音乐的创作背景和社会人文环境,以致音乐课成为没有音乐的名副其实的“地理课”或“历史课”。

二是忽略了育人、育才的目的。育人是在音乐美的体验与心灵互动中,以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方式改变和塑造人的德性结构,使其成为合格、完整的人。其前提是在音乐感知中将主体的心灵引向深度自我、自在、自由的幻象世界,感受那至真至切、鲜活灵动、欲罢不能的心灵抚慰和美感体验。育才是在音乐的音声感知与心灵互动中,通过心运构建、联感想象,培养其创新思维能力,使其成为具有创新潜质的人。其前提是感性与理性、艺术与科学、量智和性智的思维联动与同步发展,以期实现创造性人才的培养。

国家兴盛,人才为本。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日渐深化,创新已成为体现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标志。音乐作为美育,对于创新人才的人格、思维、素质的培养担负着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音乐之美育成为当代创新人才乃至素质教育、国民教育的迫切要求。反观学校音乐教育,为什么音乐这一最能触动心灵的艺术,却让学生望而生畏?为什么音乐这一最具自我、自由的艺术,却在人的培养中黯然失色?为什么有无数的学生喜欢音乐,但不喜欢上音乐课?这都是我们应该反思的问题。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