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仪征中学
 
【学生佳作】余舟杰:我仿佛第一次走过石榴树

来源:语文教研室  时间:2021-01-02
 

                                 我仿佛第一次走过石榴树
                                                   高一4班  余舟杰
     楼下,立着棵石榴树。路人眼中的它,平凡,不足为奇。而, 我每次与它相见,都仿佛第一次走过一般,那么新奇,那么为人赞叹……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
    不错的,五月的榴树枝上就已悬垂着朵朵橙红色的小花了。花瓣小而薄,圆圆透透,偶见几个球似的小花苞,如矜持的姑娘似的,隐匿叶间。
    六月,初夏的阳光终于浓烈了些许,榴花已被层层叠叠、油油腻腻的绿围覆住了。 近看才知,那是榴树繁密的叶子。新叶中的绿, 微透着点鹅黄,,成熟了便全然是墨绿色的了。榴花愈多了,淡黄的花蕊根根挺立在喇叭似的花中,倒也不乏可爱。
    七月,蝉鸣声此起彼伏的寻常午后,哗啦啦的阳光毫不安分地跃进各家阳台,又不忘轻巧地挤入绿叶间,偷偷窥视着花朵熟睡的香甜。到这时啊,星星点点的绿已缀满了榴树的枝条,那种绿,不比墨绿有着深邃的积淀,但仍孕育着精灵般欢乐的生机。瞧去,一片片生机勃勃,争先恐后的劲儿,四处拥挤着,欢脱着。暖风轻拂,大片绿浪翻涌不止,毫不逊色的花苞们,正团聚似的,筹备着开花结果。我不禁凑近轻嗅,空气似被渲染成橙红色的,但依旧可以闻到隐淡的气味,专属榴花的气味。
    “我在开花!"它们在欢笑;“我在结果!"它们在尖叫。这一幅喧欢的夏日图景,着实令人赞叹。
    如水的时光溜至八月,树顶微黄,树底墨绿依旧。阳光带着睡意,慵懒地从叶间洒下,给叶子镀上一层金辉,又将树下倒影微醺般地,裁剪得支离破碎。一次归家,无意发觉小区绿化工人剪去了榴树不少枝条,落花遍地,果实残星。我不禁轻轻拾起一个来看,满是遗憾却又无可奈何。
    造化弄人,稍逾五六日,又一次经过的我被眼前一景震惊:新枝已从残折处附近重又抽出,环环道道嫩绿的光圈缠绕其上。说是震惊,更多的却是赞叹。
    原来,石榴树能抗住折枝之苦,顽强生长;原来夏日的意蕴从未由此断绝;原来,生命的长河更是无休无止的……那么,我们人类与自然,就不应该多一点和谐,多一份敬意,多一声赞叹吗?
    “八月新叶照眼明,浓荫蔽地意蕴长。"
    楼下,伫着颗石榴树。四季光景飞逝,人来人往,而,我每次与它相遇,都仿佛第一次走过一样,那般惊喜,那般为人赞叹。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