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仪征中学
 
【学生佳作】活在云端

来源:语文教研室  时间:2020-11-14
 

                                              活在云端
                                                                                        ——评《归园田居》(其一) 
                                                                              高一(4)班  余舟杰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世人似皆言他辞官归隐,躬耕田园,后半辈子活成了个农民。但于我看来,陶潜却是一个活在云端之人,身躯劳作于田亩,心灵脱俗于云际。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他说得这样决绝,似让当时的世人难以相信。在当时那个以门阀政治为主的东晋,多少文人挤破脑袋也想入朝为官。而他,看破了官场的黑暗虚伪,不愿趋炎附势,左右逢源,而是甘愿退出,栖身田园。“既然在日月征途的官场中毫无自由,不如去东港赏花作诗饮酒,走罢!"
        自然,他走得更加决绝。从他那“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的“误"和   “去"便能看出。至于三十年亦或是十三年,也许是陶潜化用了夸张,更可彰显出他对官场的厌倦。
        这时,他的心已经开始脱离这混沌的土地了。
        眼前的,终于是属于五柳先生的一方“南野际"。或许有时他自己心中都暗想着这是“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细细想来,真的有道理。自此,陶潜用它那支未被世俗沾染过的净笔,辅以白描,勾勒出一幅属于他的乡村生活图景:“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也许,当下活在灯红酒绿的人们,对这般景、这般生活可谓不屑一顾,甚至心存鄙夷。但他们正是那些失去故乡的人,失了“根"的人。重读五柳先生的诗,我才能在现实生活中返璞归真,远离一方喧嚣,重觅一份宁静。所以,无论是“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中袅袅炊烟的动景,还是“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极富生机的声音,都只能在他的诗中寻觅,体悟。
        这时他的心已越发接近那纯白柔软的云层了。
        绝不要以为咱们的陶渊明只能在这田园中劳作赏景,他不甘平凡,在那段“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的时光里:他不忘“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心留一方净土;他感悟“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提醒自己,劝诫后人;他还能手不释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身居平凡仍不忘在《山海经》的奇幻世界巡游……一切的一切,平凡之中不平淡,平凡之中又充盈,都在他《归园田居》的末句“复得返自然"中体现得那般欢悦释然,淋漓尽致。似乎陶潜已成为一个幸福的人,而这样的生活也不经令人自省:是不是该放慢追求物质需求的脚步,为我们的心灵觅一方净土呢?
        到这时,他的心已悄然跃入云层之上。正当天穹底下的文人追名逐利,忘却自我时,他的肉体仍在田间不辍耕耘,但他的那颗心已处在云端,不屑于功名世俗,略含戏谑般,俯视着苍生,体悟着自然。令人心弛神往,更令人慨叹万千……
        “性本爱丘山"而“守拙归园田"。现在想来,似也不再那般决绝,也许陶渊明天性如此,无可更改。“霭霭停云,濛濛时雨"。无论如何,栖居于云端的他,早已忘却自己是读书人,还是农民,也没有什么,比沉醉自然、体味人生意趣更为重要了吧!
        想得更多,去多读读《归园田居》五首便都会有了答案……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