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仪征中学
 
【学生佳作】 翟天博:医者仁心,大爱无言

来源:语文教研室  时间:2020-06-14
 

医者仁心,大爱无言

高一(1)班  翟天博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为了谁……”天空中隐隐传来引擎的轰鸣,仰望云端的银燕,“是去支援武汉的吧,”我暗想,思绪亦随它飞远,飞到你所在的前线。

   2020年迎春的爆竹还未放响,新冠病毒的疫情已蔓延了大半个中国。尽管只要打开电视、手机,铺天盖地的都是有关疫情最新进展的报道,但毕竟处于“安全”地带,我总觉得那似乎不过是天边的一朵乌云,离自己还太过于遥远。

    彼时,我正为另一件事心神不宁,学校上学期宣布了新一任旗手名单,我有幸也在此列。但最初穿上军服的兴奋很快被枯燥的训练冲淡。面对愈来愈沉重的学习压力,我不由得想到了放弃。

    正当我想在餐桌上征求你与父亲的意见时,却突然意识到,今天餐桌上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好像欲言又止的,不止我一人。

    终于父亲开口了:“儿子啊,你妈最近已经志愿申请去支援武汉了。”

    餐桌上的空气,转瞬间似乎凝固了。我才意识到那朵乌云原来不在天边,而早已覆盖在我头顶。此刻,它正不断地压下来,压下来,重重地压在人的心头,叫人一时喘不过气来。

    我疑惑地转过头看你,希望这不过是父亲开的的一个玩笑,你却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是你吗?是那个被虫子吓得失声尖叫的你吗?是那个为家务活常常跟奶奶拌嘴的你吗?是那个为言情剧中生离死别掉眼泪的你吗……你在我面前是这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此刻,我心中翻涌着的与其说是对你的自豪,不如说是对你的担忧。李文亮医生因公殉职,尽管牵动了全社会的心,但再多的鲜花、泪水与默哀也无法改变斯人已逝的现实,而他身后所收获的种种,对于他的家人究竟又算得了什么?可万一,唉!

    我紧紧地盯着你,似乎下一秒就会有什么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似的,可你只是微笑着看着我,我好不容易从牙关里挤出字来:“为什么?”你收敛起笑容静静地看着我,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妈妈是医生。”熟悉的话,熟悉的语调,一下把我的思绪拉回从前。

     当同龄的其他孩子正依偎在妈妈怀里做着香甜的美梦时,我已习惯了独自一人在空空荡荡的床上翻来覆去。常常,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后,睡在我身边的你轻手轻脚地下床穿衣,默默地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便依稀听到楼梯上渐行渐远的一阵短而急促的脚步声。第二天看到你明显的黑眼圈,我心疼地问你为什么要出急诊,你微笑道:“因为妈妈是医生。”

    我不知道你的手抚慰了多少家庭的伤痛,只知道每每醒来发现你不在身边,都是这句话,让我即使惘然若失,也能忍住不让泪水滑落。

    我又一次仔细端详着你。这才注意到你眼角的皱纹,才注意到你原来乌黑的发质,现在已泛出枯槁的黄色,更夹杂着根根银丝。尽管岁月在你身上改变了许多,但不变的是你的语调,你的声音,你的医者仁心!

    我曾经羡慕过美国电影里的那些超级英雄,常常在最后关头救人于水火之中。但现实中并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我知道此刻有千千万万个像你一样的人,志愿写下请战书。是的,你们是医生,是护士,但也是母亲、妻子、女儿,你们的逆行与挺身而出,是身为医者对责任的担当;你们坚信自己绝不倒下,因为背后不仅有家人,更有十几亿人民等着你们回来。

    凝视着你的眼睛,里面一如既往蓄满慈母的怜爱,但更透出一种少有的坚毅与执着,既然你能志愿撑起抗击疫情的重担,难道我就不能扛起身为旗手的责任吗?

    沉默良久,我点点头:“好!”

    捧出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军服,仔细抚平每道皱褶。空荡荡的院子里,似只有我的正步声,叩碎了这夜的静寂。耳边仿佛有声音问:“为什么?”我在心里大声回答:“因为我是旗手!”

     医者仁心,大爱无言,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相信在你归来时,必已是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而在你这句话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旗手,也就在那时,正步向你走来。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